深圳孔氏   会讯活动   深圳名人   基金章程

孔家二人


2016-02-23 10:58:15   3 感谢

0 条评论    113 浏览量


拐角之处,朱雀桥前有一座同那些仿古店铺相比已十分现代的酒楼。大雨时至,措手不及,从旁边的古书小店出来才发现这酒楼,招牌颇为显眼:咸亨酒店.大厅里倒是人多热闹.店门前一座黑色小像:一个拖着长辫子,穿着长衫的读书人,一手搭在柜台上,另一只手似乎在数落着什么 ...孔乙己??这可大为抢眼.倾盆大雨击打着孔乙己的头首衣衫,然而他依旧岿然不动。指着我难道在问我:“你可知道茴香豆的‘茴’有四种写法?”可我却着实不知,骤雨及止,我走出咸亨酒店,他似乎正欲教我茴字四种写法而又无奈我的置之不理促然急行...


朱雀桥那边就是夫子庙了,夫子庙如今已是名副其实的金陵最繁华的商业区.酒肆茶房林立,沿河古朴建筑群古色古香,但是夫子庙已湮没在熙熙攘攘中难以寻觅。好容易在一块旷地找到入口,却已懒得进去了.后面的江南贡院和学府的墙上密密麻麻地镌刻着不知名的名字。这便是当年的江东的才子吧?是啊,江东是才子的故乡,江东自古多才俊.当年这里的学子除了与先师为伴也会出来逛逛吧?酒肆楼阁之中多少才子指点江山,怀揣大志,激昂文字,飘逸成风.多少红巾翠袖倚窗含笑,多彩多才.“六朝旧事随流水,但寒烟芳草凝绿”当年的南京,估计也不是庄重肃穆的吧?想起鲁地的孔府孔庙,松柏常青,鸟雀低鸣,一派庄重肃穆让人不得不望而生畏.肃穆的孔庙在这里竟染被喧嚣的酒肆所包围!
落于这“六朝烟月之区,金粉荟萃之所”。这是希求难觅的皈依,还是时代久远的不屈?


想起秦淮对面,朱雀桥另一侧热闹的咸亨酒店,这一侧喧嚣不止的商业区,以及难觅的夫子庙。呜呼异哉!
更幽默的是咸亨酒店外面卖的臭豆干,是游人夫子庙旅程的必吃,旅人一边品尝臭豆干,一边打量着孔乙己,时不时留下合影,现在才发现,孔乙己是侧对着夫子庙方向的,那是轻蔑还是嘲笑?


还想到咸亨酒店前面的乌衣巷,现已青苔散落,古井依然是古井,却已杂草半掩...一切都将会过去,一切都将会改变.   旧时王谢堂前燕,已入寻常百姓家。





感谢作者


登录 可以发表评论